歡迎訪問信陽鴻潤家庭農場有限公司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 文章正文

支撐中國房價不會暴跌的真相在這里!

發布時間:2016-06-20  瀏覽 565 次

這才是中國房價不會暴跌的真實原因!

中國房價還會繼續上漲嗎?這個答案誰知道呢。要是知道的話,不就可以賺大錢了嗎?但這不妨礙探討中國房地產及其他資產價格長期高估的問題,從中找出哪些因素可能是促使樓市估值偏高的主因,哪些因素可以成為資產價格泡沫破滅的誘因。

為什么房價被推高,因為還有投機的價值?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專門研究A股高估值現象 ,認為流動性溢價是導致估值高低的一個重要原因。如果一個市場的流動性非常好,則溢價水平可以相對低。股市中可以用換手率來反映流動性好壞,A股市場長期以來的換手率水平居全球主要股市之首,尤其是2015年的換手率奇高,主板換手率超過6倍(年交易額與平均可流通市值之比),中小板超過9倍,創業板則超過12倍。而且,創業板的估值水平高于中小板,中小板又高于主板。

今年以來,A股的換手率大幅下降,主板降至2.6倍,創業板也不足7倍,同時股價也大幅回落,但換手率還是高于全球主要股市的水平,A股剔除銀行股之后,估值水平與全球主要市場相比仍然高出很多。

國內的房地產交易同樣也是非常之大,據統計,今年1-4月份全國商品房銷售額比去年同期增長55.9%。從全球看,中國的房地產交易量也是最大的,僅北京一個城市的房地產交易量就超過日本。

一個市場如果交易活躍,說明這個市場有存在的合理性,如果過度活躍,則說明投機性較強,投機的目的是為了獲取價差收益,股市、期貨市場如此,房地產市場也是如此。股市換手率如此之高,本質上是短線投機,目的是為了獲得價差收益。而購房的目的主要有兩個,一個是自住,另一個則是同感投資來獲利。國內居民家庭在資產配置上,大約三分之二配置在房地產上,遠高于大部分國家居民的房地產配置水平,這也說明國內居民對房地產投資的偏好遠勝于其他金融資產,同時,房價高估問題也必然存在。

人民日報的權威人士訪談中說,“房子是給人住的,這個定位不能偏離,要通過人的城鎮化’去庫存’,而不應通過加杠桿’去庫存’?!蓖瑫r,他也首次提到“房地產泡沫”,表明了高層對于高房價的擔憂。

對獲取價差的偏好,與交易的偏好是一致的,這是否與東亞國家的文化特性有關呢?比如,全球金融中心都可以看成是交易平臺,東亞國家和地區中,就有東京、香港、新加坡(屬于華人圈)和上海、深圳等。此外,澳門的博彩業收入也是全球第一,遠超拉斯維加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BAT,實際上通過做大平臺來確立它們在國內乃至全球的地位。相比之下,中國在制造業方面具有國企品牌的超強企業屈指可數。因此,中國人對于追求價差的偏好,或是大于創造價值的偏好。

房價為何降不下來?因為有一種“隱形剛兌”抬高價格

剛性兌付不僅存在于信托產品、企業債等固定收益類產品的領域,其他資產如股市、房地產等資產實際上也或多或少地存在“隱形剛兌”現象。比如,殼資源價值的存在實質上就是“隱形剛兌”,即再差的殼公司也會因為有潛在資產注入的可能性,從而維持較高的市盈率和市凈率水平。中國股市26年來,退市的公司屈指可數,小盤績差公司的平均漲幅遠大于指數的漲幅。

那么,房地產市場是否存在“隱形剛兌”呢?實際上也是存在的。比如,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庫存現象長期存在,如果按照市場化原則降價銷售,庫存是可以化解的。但事實上,當地政府會干預房價,前期購房者也會反對降價出售。因此,樓市降價之路困難重重。

然而,最大的“隱形剛兌”還是來自政府部門對房地產行業的支持。比如,2010年就推出房產稅的試點,迄今仍未實施。今年年初,為了推動房地產去庫存,還降低了首套房的首付比例。

為何政府一定要支持房地產業的發展呢?這是因為,房地產投資能夠帶動的行業最多,如鋼鐵、水泥、有色、化工、家電、家具等,可以帶來可觀的現金流回報。

有統計數據顯示,中國購房者采取銀行借貸方式購房的,只占所有購房者的18%,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而且,中國目前房地產按揭貸款余額占住宅總市值的比重只有10%左右,這也是非常低的。因此,在居民杠桿率水平較低的情況下,鼓勵居民購房是可以讓居民加杠桿、企業和地方政府去杠桿,且這是有空間的,不過,前提是房價不能出現大跌。

“隱形剛兌”其實就是降低了市場信用風險,使得信用溢價水平大幅降低。盡管政府一直試圖打破剛兌,但就目前體制而言,似乎并不支持打破剛兌,更何況在穩增長的既定目標下,必須維持寬松的貨幣政策以支持低利率,同時財政政策也必然是積極的。

只要央行不收緊貨幣政策,購房仍是貨幣保值的一個大招

2016年年初擔心兩件事,一是人民幣貶值,二是通脹躍升。目前看,在資本管制的情況下,貶值的主動權在央行,所以,近期隨著美國加息預期的上升,央行趁勢下調人民幣匯率。目前看通脹壓力不大,那么,貨幣政策收緊的概率就低了。只要利率不上行,那么,對房價就不構成利空。

從我的判斷看,央行會采取漸進式貶值的方式來調控匯率,或是退三進二,溫水煮青蛙,同時也打擊投機資金,使得投機資金無所適從。這樣做的好處是降低國內外匯流出的總規模,同時又能使得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逐步增加,從而緩解貶值預期帶來的資本外流的風險。

從目前看,本輪人民幣貶值并沒有引發資本市場的震蕩,說明在資本管制的條件下,漸進式貶值的路是走得通的,對經濟的沖擊也會比較小。同時,對于房地產市場而言,小幅貶值及溫和通脹,都會對房價有支撐作用,因為持有房地產也是應對通脹和貶值的一種保值手段,前提是資本不出現明顯的外流。

有政府調控的經濟,不必過度擔憂房價會大起大落

縱觀90年代之后全球經濟,爆發全球性或局部性經濟危機的頻率比之前歷史上降低了很多,原因在于主要經濟體都加強了調控經濟。相對而言,中國在經濟中所發揮的作用,比西方國家更大。

從過去一年來看,政府顯然已經加大了風險管控力度,如權威人士在去年5月25日的人民日報訪談中就提出,“防風險也是穩增長”。因此,穩定房價肯定也是作為政府部門的一大重要任務。

就目前而言,確實很難預測房價何時會跌,雖然大部分人都認為房價存在泡沫。管制導致價格扭曲,這是符合邏輯的,同時,管制也能維持扭曲的價格。對于城鎮化去庫存之說,我并不看好,因為以目前的房價水平,農民工轉為城市市民之后,也買不起房子,農民工市民化不會提升城鎮化率,其作用只是提高城鎮化的質量,但代價是增加政府的負債。至于城鎮化目前所處的階段,已經是后期了,因為流動人口數量已經凈減少。

因此,房價持續上漲的背后因素,已經從過去的人口現象,轉為貨幣現象,貨幣的規模、松緊度、貨幣的流向成為影響房價的主要因素。

目前看來,貨幣總量過剩是中國經濟的一個顯著特色。今后,只要不出現意外事件,貨幣政策的適度寬松的格局不會變化,房價高位盤整的可能性較大。

當然,結構性上漲的概率會大于整體上漲的概率。也就是北上廣深等這些率先實現產業結構轉型的地區,會吸引更多的資金流入,從而對房價有較強的支撐作用。但更多的地區會因為傳統產業的過剩而導致經濟下行、就業機會減少,從而房價也難以得到支撐。

從政府部門的調控目標看,一定是避免房價的大起大落,尤其是房價大跌可能導致經濟危機的風險。但即便通過加大管治力度和范圍以避免發生金融風險,也難以避免房價的最終下跌,因為影響房價的因素實在太多了,很難預測今后引發房價大跌的導火索是什么。盡管加強管治是控制風險非常有效的手段,但也免不了會掛一漏萬、防不勝防。

綜上所述,年初至今,人民幣貶值和通脹預期這兩大因素對房價的負面影響似乎已經消除,目前似乎看不到導致短期房價下跌的因素,今明兩年估計總體不會下跌。今后,估計管制的力度和范圍都會增加,以避免由于經濟結構失衡導致的風險,但是再多的管制其效果也是掛一漏萬,房價的下跌就難以避免。

中國房價能不能暴跌,答案是不能?

在中國相對封閉的貨幣環境中,過度的儲蓄資金要尋找更高回報,很自然地就會流向股票和地產市場,形成所謂的泡沫。泡沫并不意味著一定要破裂,小泡泡需要時間才能成長為大泡泡,大泡泡需要時間才能成為要破裂的惡性泡泡。

那么,短期之內,房地產泡沫是否會破裂呢?

然而南開大學金融學教授、金融發展研究院田利輝認為這完全有可能。泡泡無論多大多小,只要有人狠狠地踩,就會破裂。從地產大佬看空樓市,到李嘉誠的大面積拋售,再到杭州的降價,似乎形成了房價近期會下滑的預期。

房地產不僅是耐用消費品,更是投資品。作為投資品,購買者的典型心理是“買漲不買跌”。倘若形成房價下跌的預期,那么購房者將會“持幣待購”。

如果出現庫存過大,高度負債的房地產商需要拋售還債,就會出現房價下跌的事實。一旦購房者的預期被認證,購房者會增加房價下跌的預期,繼續“持幣待購”。然后,房價繼續下跌。

倘若政府不對市場進行任何干預,這時的房價會迅速滑落,出現不少開發商倒閉,然后是銀行出現大批壞賬。然后,銀行信貸全面收縮,企業也將收縮投資和生產,開始解雇職員,使得失業問題惡化。同時,投資者會拋售房產,通脹會變得嚴重。更為重要的是,經濟或會出現全面衰退。

在西方,當經濟衰退時,政府或者央行會推出經濟刺激政策。過去,稱之為凱恩斯主義;現在,實施的是“粗調”的后凱恩斯主義。否則,光靠著純粹的市場調整下,經濟在短期內難以爬出衰退的圈子。在美國大蕭條時,必須承認在美國經濟的復蘇中,美國政府的注資救市舉措和美聯儲的量化寬松政策功不可沒。

當然,危機的最佳應對方式應該是防患于未然。因此,中國需要在現在需要去適度引導市場。最好的管理方式是預期管理,而不是事后補救。最后需要重申的是,中國房價不能暴漲,更不能暴跌!

摘要:

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已持續了16年的繁榮,但也是從全面繁榮過渡到局部繁榮,從人口推動到資金推動,從大漲到小漲再到有漲有跌,今后必然會有滯漲和普跌的過程。既然房價已經成為貨幣現象,而貨幣的流動性要遠遠高于人口的流動性,貨幣說走就走,是很難控制得住的。

目前國內房地產行業的最大壓力是庫存過大,這主要還是集中在二、三、四線城市,同時還要避免房價出現大跌,因為房價大跌基本上就等同于金融危機。在PPI已經接近于連續四年為負的情況下,迫切要做的事情,應該不是供給側,而是需求側,因為前者是長期要做的慢活,后者是為了避免風險發生的急事。而要刺激需求,不能讓農民工加杠桿來增加需求,而是應該擴大政府支出用于民生,提高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和福利水平,縮小貧富差距,即政府加杠桿,讓政府出錢買房作為低收入群體的廉租房。

2000年至今,中國的資產規模出現了快速增長,其中房地產是大類資產中規模最大的資產,也是居民在資產配置中占比最大的一塊資產。相比股市的起起落落,房地產市場在過去15年中,除了個別年份的整體房價水平有過小幅回落外,基本上就處在一個大牛市中。但過去的2015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大幅回落,只有一個百分點的增長。今后房價如何看,會否出現所謂的泡沫破滅?本文想從人口和貨幣這兩個角度來討論這個糾結的問題。

2000-2010年:房價上漲更多是一種人口現象

中國房地產的主要數據是2000年及以后開始有的,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有過兩次高點,一次是2007年,增長達到30%,另一次是2010年,達到33%。2007年之所以出現了階段性高點,與經濟過熱有關,該年也是GDP增速的階段性高點,后因2008年美國的次貸危機影響而回落。2009年中國推出兩年4萬億的投資刺激計劃,使得2010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創了歷史新高。

一、勞動年齡人口的峰值出現在2010年

居民對房地產的需求不外乎是居?。ɑ蚋纳菩跃幼。┖屯顿Y這兩大需求。拉動這兩大需求的,從人口的角度看,一是與人口的年齡結構有關,二是與人口流動有關。從美國和日本的案例看,購房與購車的主力人群的年齡段一樣,都是25-44歲。

如美國房地產周期與人口結構密切相關。房地產屬于典型的年輕型消費品,25-44歲是房地產消費的高峰期,而在45歲以后房地產消費占比會持續下降。日本則是到了1980年代出現人口老齡化,其中25-34歲年齡段的人口數量在不斷下降,從1981年的1995萬,降至1991年1573萬,降幅達到21%,最終在1991年出現了房地產泡沫的破滅。故從國際經驗看,隨著45歲以上中老年人口占比的上升,房地產消費均會遭遇歷史性拐點。

根據中國指數研究院的調查結果,25-34歲年輕人是購房的第一大群體,約占購房人數的50%,第二大群體是35-44歲,約占購房群體的24.5%,故25-44歲的這一年齡段要占到購房人數的75%左右。

中國由于計劃生育的實施,人口紅利的拐點已經出現,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占總人口比重的峰值在2010年已經達到74.5%的高點,到2013年這一占比已經降至72.8%。預計到2020年這一占比將會降至70%以下。而25-44歲青年人口的總數在2015年達到了頂峰,今后也將開始下降。從美、日、韓等國經驗看,伴隨著25-44歲人口總數見頂,地產銷量也會出現拐點。

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在2010年見頂,與勞動人口的峰值一致,而且乘用車(占汽車產量約85%)銷量的增速也在2009年見頂,時間相隔很近。從美國的案例看,消費乘用車的主力比房地產更年輕些,即25-34歲年齡段的群體比35-44歲的群體購買量更多,而住房購買量則相反??梢?,影響房地產的一個重要因素――人口年齡結構已經在2010年就發出了變衰信號。

二、流動人口增速的峰值出現在2010年

而影響房地產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流動人口的變化又是如何呢?由于國家統計局只在近些年才公布流動人口數據,故我只能從外出農民工數量的增速變化來替代人口流動情況。從公布的數據看,2010年外出農民工增速達到了峰值,為5.5%,對應增加了800萬左右的非農勞動力。但僅僅隔了5年,至2015年外出農民工數量只增加0.4%,接近于零增長。而且,流動人口數量也凈減少560多萬。這說明2010年不僅是勞動人口年齡的峰值年份,也是人口流動量的一個峰值年份。

人口流動的加速,不僅導致房地產業繁榮,而且還對區域板塊的房價帶來影響,因為人口遷徙就是城鎮化的過程。在2000-2010年間,人口遷徙總體方向是從西往東流動,這與東部的房價漲幅高于中西部是一致的。如上海2000年的常住人口為1670萬左右,到2010年達到2300萬左右,增加630萬左右,增幅為38%。北京2000年的人口為1380萬,至2010年達到1960萬,增加580萬,增幅為42%。深圳2000年常住人口為700萬,至2010年增加至1035萬人,十年共增加335萬人,增幅為48%。這三大城市的常住人口在2000-2010年增速,分別是京津冀地區、長三角地區和珠三角地區最大的,同時,房價漲幅也是全國各大城市中位居前三的。

2000-2010年的人口流動特征看,同樣是東部沿海發達省份,擁有7400多萬人口的江蘇省,這10年中竟然比上海還少200多萬。同樣經濟發達的河北省,人口增長也比北京要少100多萬。因此,不難得出結論,中國這10年所經歷的城鎮化,更確切地說,是大城市化。這可以解釋一線城市的房價漲幅要遠大于二、三線城市的原因。

用人口的年齡結構與人口的流動這兩個人口現象來解釋房價的變化特點,應該還是有一定的說服力。實際上,中國經濟增長也是一種人口現象,即所謂的人口紅利。如中國的出口從高增長變為負增長,其實也與勞動力供給的變化有關。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導致全球范圍內的產業轉移,并影響到國家經濟的盛衰。

三、中國城鎮化率難以達到西方水平

2010年之后,中國人口不僅老齡化趨勢更加明顯,而且人口流動的速度也大幅放緩。如上海的戶籍人口中,60歲以上老年人的比重已經接近30%,但同時,上海人口流入速度也大幅放緩,“十三五”規劃建議要求上海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萬,這意味著2010-2020年,上海人口的凈增長不足前一個10年的三分之一。據悉,2015年北京的常住人口僅增加19萬,而上海估計也接近于零增長。對超大城市實行人口控制或是人口流入減少的原因之一,但人口流動速度的整體放緩,卻與超大城市的人口政策關聯度不大,而與人口老齡化及農村可轉移勞動力的減少有關。

有人統計,過去5年中,三、四線城市的房價同比是下跌的,這與這些城市的人口老齡化和人口停滯增長有關。自2011年中國開始對部分大城市實行住房限購以來,大批房地產開發商投資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導致這些城市的庫存大幅增加。而開發商投資三、四線城市的另一個理由就是中國的城鎮化的提升空間還很大。從第5、第6次人口普查結果看,中國之前公布城鎮化率水平都是大大低于普查結果,也就是說,目前公布的城鎮化率可能要低于實際水平。

此外,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城市化率的提升不能簡單類比,因為中國的人口是未富先老,而美、日、歐等發達國家是未老先富。因此,中國今后的城鎮化上升空間雖然還有,但要小于發達國家,且速度也會放慢。即便像日本和德國這兩個成功轉型的制造業大國,自1970年代成為發達經濟體之后,城市化率水平增速就降至年均0.3%以下。

2011年至今:房價起落更多是一種貨幣現象

如果說2010年之前全國的房地產市場走了一輪全面普漲的大牛市的話,那么,2011年之后只能說是結構性牛市了。因為隨著流動人口增速的下降,房價受資金面的影響開始上升。

2011年之后房價更多體現為貨幣現象,中國經濟增長自2009年之后,廣義貨幣M2的規模超常增長,超過美日成為全球最大。同時,M2/GDP的比例大幅上升,即從2008年的1.58倍,迅速上升至1.9倍左右,如今已經超過2倍。即中國經濟靠投資(貨幣與之配套)推動越來越明顯,整個經濟的杠桿率水平也大幅上升。房價受貨幣的影響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說明:第一是居民的收入水平高低;第二是貨幣政策的松緊程度;第三是社會資金的集聚和流向。而這三個方面又是相互關聯和相互影響的。

從居民收入水平的角度來解釋各地房價高低的差異,還是有一定說服力的。如上海、深圳和北京的房價之所以高,是因為人均可支配收入位居全國前三;浙江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江蘇和廣東,盡管GDP總量遠低于后者,這就可以解釋浙江的整體房價水平高于江蘇和廣東。

比較典型的案例是溫州。2011年之前,溫州的房價水平在當時是比肩于杭州的,而杭州的房價水平在全國僅次于京深滬。溫州在2000-2010的10年間,常住人口增長20%,遠低于一線城市的人口增速。而且,溫州的人均GDP也低于浙江省的平均水平,那么為何溫州的房價漲幅如此之大呢?我覺得,人均GNP是重要解釋變量,因為溫州商人不僅遍布全國,而且在歐洲也有一定規模,這就使得溫州人的實際收入水平要遠高于人均GDP。因此,溫州的民間資金總規模也非??捎^,溫州炒房團曾經名噪全國。

但2011年之后,溫州的房價便出現了大幅下跌,原因在于溫州人經營的企業在宏觀經濟走弱的背景下,負債率過高、債務成本過大的問題凸顯出來,只能通過賣房來解決流動性問題。而地方政府又通過大量供給土地來彌補財政資金不足,進一步逆轉了溫州房地產市場的供求關系。另一個案例是鄂爾多斯,其房價也是從2011年達到峰值之后開始下跌的,一個僅僅靠煤炭漲價而發展起來的城市,勢必也會因為煤炭價格的下跌而衰落。

不過,房價的漲跌與央行的貨幣政策也有較大的相關性。如2011年不僅多個地區的房價出現下跌,而且,鋼鐵、煤炭、有色及其他一些大宗商品的價格也出現了向下的拐點。這應該與央行采取收緊的貨幣政策有關――2011年共有三次加息和6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此外,央行還上調了首付比例??梢?,房價的下行與貨幣政策收緊具有明顯的因果關系。

回顧2010-2015年這5年間官方一年期存款利率和法定準備金率的變化,可以看出,貨幣政策總體趨于寬松。如2010年的一年期利率為2.75%,存準率為18.5%,到2015年末,利率降至1.5%,存準率降至17%。其中,2015年分別有5次降息和降準,故房價表現大大好于2014年。有研究機構統計,期間(2010年年末至2015年11月),一線城市房價累計上漲45.53%,漲幅明顯。相比之下,二線城市的漲幅僅為10.73%。同期,三、四線城市房價同比漲幅不斷遞減。一線城市中,深圳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上漲77.2%,為全國之冠。

然而,在2000-2010這10年間,也是房價漲幅最大的10年,全國平均房價上漲4倍左右。存款利率從2.25%提高到了2.75%,同時,存準率則從8%大幅攀升至18.5%。但從貨幣政策的大方向看,這10年仍是收緊的。但貨幣政策的不斷收緊卻未能阻止房價的飆升,故2000-2011年房價走勢主要體現為人口現象而非貨幣現象。

關于社會資金的集聚和流向對房價的影響,可以以北京、上海和深圳為例。如果單純從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角度看,這三個城市的居民平均收入也不過比中國最貧困省份高出1倍多一點,但平均房價水平卻為何要高出7、8倍呢?這其中有社會資金和財富向一線城市集聚的因素。因為大城市所集聚的教育、醫療和文化等公共服務優勢,以及投資信息、財富增值機會等是其他地方難以獲得的,所以,它們不僅吸引國內資金流入,也同樣會吸引國際資本。

觀察一下2015年各地房價的走勢,發現7月份之后,大部分城市的房價均出現回落,這是否與股市的大幅下跌有關?但北京和上海的房價還是穩中有升,深圳則繼續攀升。這又如何解釋呢?因為這三大城市均是中國的金融中心,2015年A股交易量超過全球股票交易量的三分之一,給金融業帶來了豐厚的收入,如資產管理、財富管理、自營業務、經紀業務等。如2015年上半年金融業對GDP的增量貢獻超過三成,這給三大城市的與金融服務業相關的從業人員帶來可觀的收入增長。

二線維穩是關鍵:今后該如何避免房價大跌

大家都熟悉“通脹是一種貨幣現象”這句弗里德曼的名言。其實,任何資產價格偏離了基本面,都可以成為一種貨幣現象。2015年上半年A股出現了一輪沒有業績支撐的暴漲,是一種貨幣現象,而全球某些大宗商品價格的暴跌,是經濟脫實向虛的表現,資金流向金融領域,也是一種貨幣現象。

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已持續了16年的繁榮,但也是從全面繁榮過渡到局部繁榮,從人口推動到資金推動,從大漲到小漲再到有漲有跌,今后必然會有滯漲和普跌的過程。世界上沒有一個只漲不跌的房市,關鍵是何時開始下跌。過去那么多年里,凡是預測房價普跌都屬于誤判,所謂的空置率、房價收入比或房價租金比、人均住房面積、房價總市值占GDP比重等諸多指標,都不能成為判斷房價何時見頂的有效依據。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房價出現普跌的概率也在越來越大。既然房價已經成為貨幣現象,而貨幣的流動性要遠遠高于人口的流動性,貨幣說走就走,是很難控制得住的。

對房價構成利好的因素,首先是居民的按揭貸款余額

全民好运彩 开元棋牌网站 幸运快三彩票网址 360新快3 排列5杀号彩宝贝 广西快乐十分测算公式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号 陕西11选5遗漏数据 瑞波币 公链 斗三公刷流水 五子棋简单规则 七位数中奖规则 河北11选5时时彩走垫图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 甘肃11选5开奖手机版 捷报比分旧版 免费棋牌比赛